Search
  • Chapman Chen

尿提取物無法取代天然尿!Martha Christy原著;曾焯文編譯





澳洲營養學家瑪花.姬絲蒂Martha Christy九四年名著Your Own Perfect Medicine〔自身良藥〕第三章論證尿提取物無法取代天然尿。Your Own Perfect Medicine經已成為尿療法(urine therapy/urotherapy)經典:-


不少人讀了有關尿療法的醫學研究後,會問為何不抽提尿中有用物質製藥,那不是更方便,更有效嗎?然而,除了藥物產生健康問題和副作用外,還有其他原因令尿提取物 (urine extract) 無法取代天然尿療法。


個人健康有無數變數


原來涉及個人健康時,有無數個體化學、吸收率、反應等方面的變數及差異,這些因素甚至會在同一身體內變化,因此在許多情況,很難找到適合所有人的確切藥物或療法。



另一方面,科學家發現,尿包含數千個元素,關乎幾乎每個身體所有功能。例如美國生物化學家夫婦Alfred Free和Helen Free一九七五年名著Urinalysis in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Practice[臨床和實驗室實踐中的尿液分析] 指出:


「尿號稱反映個人體內活動的鏡……提供成個身體功能的信息。」



自己的尿做藥,天衣無縫

用自己的尿做藥時,會獲得蛋白質、抗體或激素等物濃度結構適中,全部自己身體製造,恰當應對健康威脅。


這些重要元素每一個都相關成千上萬其他重要尿液成分,關係錯綜複雜,天衣無縫。 但一旦提取單獨的尿液成分以供醫療用途,這種至為重要的天然成分關係即完全喪失!


醫學研究人員希望提取這些有價值的尿液成分,以便轉化為藥品,可在市場上,向消費者大量營銷


尿元素太過複雜,無法提取複製


然而,商業產生的尿液提取物不可媲美你自身的尿,皆因你自身的尿包含之元素反映你精確的健康狀況和身體功能,能有效療癒相關疾病。這些元素太過複雜,無法在提取物或藥物中複製



例如,研究人員一直想在從尿液中提取一種成分,製成藥品,該種成分已證明可以促進健康睡眠:


美國哈佛大學和芝加哥大學的醫學家,JM Krueger(1982)等,在人尿中發現一種神秘生化物質,可誘導深度睡眠,安全而自然,稱為"Factor S" (S因素)...


這篇文章令人以為,直到藥廠向公眾提供商業生產的「藥物版本」之前,我們無法利用"Factor S" (S因素)的好處。 但是,正如尿療法研究所表明,我們可用天然尿,體驗其驚人好處,而無需等藥物版本,亦不必受藥物副作用威脅。



為何應用天然尿療法而非尿提取物或合成藥物?


假設研究人員確實生產出一種"Factor S"藥,而你患失眠。你去看醫生,醫生開"Factor S"藥予你,幫你安眠。 但是你和醫生不知道,你失眠主因是食物過敏,未經診斷,根本無法靠服安眠藥來治愈。你服了"Factor S"藥幾個星期,如今白天要挨副作用如頭痛頭暈、昏昏欲睡。 結果要停止服"Factor S"藥。

但一旦停止服藥,你就會恢復睡眠障礙,皆因導致失眠的過敏症從未識別或治療。


在這種情況,如果使用天然尿療法,而非"Factor S"藥,就可同時療愈尚未診斷的過敏症,皆因尿中含有克服食物過敏所需的確切抗體;與此同時,睡眠障礙經已解決,事關導致失眠的過敏症已除,完全無需付出代價,亦完全無副作用!


當我們只取尿或任何天然藥物的某一成分時,就會錯過所有其他成分的特殊益處。


甚至一些西醫本身也質疑僅用天然物質的提取成分醫病,而不用天然物質本身,是否明智。



美國醫學博士安德魯·威爾(Dr. Andrew Weil)在自己的研究和實踐中觀察到,使用天然植物治療而非其精煉衍生物醫病,通常更安全,更有效。威爾與許多其他醫生一樣觀察到,孤立的提取物通常毒過其自然來源,有時甚至不能提供與自然來源相同的醫療益處:-

「研究人員熱衷隔離藥用植物的活躍要素,犯下嚴重錯誤。他們以為,單一化合物可以包含藥用植物的所有理想特性……[然而]純化的藥物與其原生植物不同。」(Andrew 2004: 98-99).


一百年前醫學家經已發現濃縮尿酸能殺多種病毒病菌,但在療癒結核病方面就並非很有效;然而,一九五零年代,醫學研究證實,整全尿液能迅速抑制破壞結核病菌!



不幸,研究人員發現尿液抗結核病特性後,不馬上宣布尿液本質可以醫好結核病,反而經年累月,博命想找出殺結核病菌的尿元素,希望可以提煉製藥,結果無功而還。



本文連結:https://www.hkbnews.net/post/%E5%B0%BF%E6%8F%90%E5%8F%96%E7%89%A9%E7%84%A1%E6%B3%95%E5%8F%96%E4%BB%A3%E5%A4%A9%E7%84%B6%E5%B0%BF%EF%BC%81martha-christy%E5%8E%9F%E8%91%97-%E6%9B%BE%E7%84%AF%E6%96%87%E7%B7%A8%E8%AD%AF


來源:Christy, Martha (1994). Your Own Perfect Medicine〔自身良藥〕. Mesa: Wishland. (https://urotherapyresearch.com/wp-content/uploads/2021/10/pdf/your-own-perfect-medicine-martha-christy.pdf)


參攷書目:


Free, Alfred H. and Free, Helen M. (1975, 2017). Urinalysis in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Practice [臨床和實驗室實踐中的尿液分析]. Boca Raton: CRC Press. (https://core.ac.uk/reader/212988590)


Krueger JM, Pappenheimer JR, Karnovsky ML. “The composition of sleep-promoting factor isolated from human urine〔從人尿分離出的促進睡眠因子的組成〕". J Biol Chem. 1982; 257:1664–9.

(https://www.sciencedirect.com/science/article/pii/S0021925819680889)



Weil, Andrew (2004). Health and Healing: The Philosophy of Integrative Medicine[健康與療癒:綜合醫學的哲學]. Boston: Houghton Mifflin.

1 view0 comments